为了电影他们太拼!~10部里程碑式的VFX大片

现在几乎每一部电影几乎都离不开视效,科幻,奇幻这样类型的都不用说了。就连很多言情和喜剧片都或多或少也用点特效。那么在你看过的那么那么多电影里,哪一步VFX电影给你的印...

企业宣传片现在几乎每一部电影几乎都离不开视效,科幻,奇幻这样类型的都不用说了。就连很多言情和喜剧片都或多或少也用点特效。那么在你看过的那么那么多电影里,哪一步VFX电影给你的印象最为深刻呢?最近3D World向读者们做了一次采访,归纳出10大VFX电影。都是哪几部呢?一起来看看~

10. 《猩球崛起》系列

近几年从VFX制作的生物角度讲,《猩球崛起》无疑是最成功的一部视效大片。Weta数码塑造的猩猩是整部作品最为耀眼的明星。人类演员对电脑生成的猿类做出反应的镜头带着如此真实的情感深度。CG角色不是简单的在那“执行”动作,而是真正的表演。当然这背后离不开技艺高超的艺术家们。其中我看到的所有猿类,全部使用动捕数据集合手Key关键帧动画实现。

动捕大部分都是在拍摄地现场拍摄,拍摄地有时候是山地,有时候雨天,为此他们开发了一种新的动捕服装。演员穿着专门的紧身衣,衣服上红点是含有红外LED灯的硅树脂,还有LED的电源。LED的闪光可以被摄像机捕捉,然后把动捕数据传输给电脑。

 

《猩球崛起》系列在《阿凡达》的基础上开发了“脸部肌肉组织模拟技术”,同时又将原有的皮肤和内部肌肉模拟软件做了改进,增强面部表现,再利用整个系统,用动画生成面部表演。

身体和面部上的猿类的肌肤纹理,也是按照真实的猿类模型来做出硅胶纹理素材,再输入到电脑里,进行复制和处理。

在第三部时更是把毛发技术玩到了极致,《猩球崛起》系列的前两部,用的毛发模型都是人类的毛发模型,而这《猩球崛起3》则是用猿类的毛发模型,它的纹理和运动轨迹都有很轻微的不一样,但是对于整体毛发的处理会带来更逼真的效果。

仅拿雪花落到猩猩身上举例,雪花不能是像糖霜一样均匀的沾染到毛发上,一定是有的地方还结了冰块,光线照射下来,也呈现出不同的反射、散射和漫射,一切必须看起来就是真实发生的。

这样的技术在《猩球崛起》中还有很多很多。从《指环王》的咕噜再到《星球崛起》的猩猩,Weta在不断用挑战刷新每一项技术的进步,同时也将技术和艺术完美的注入到CG角色表演的灵魂深处。

9. 《环太平洋》

第一部确实很震撼。为了完成里面的机器人以及怪兽的设计。导演请来了世界顶级的概念艺术家组成了一个名为“梦之队”的强大概念设计团队,其中有大名鼎鼎的Wayne Barlowe,(他是一位探险艺术家,擅长描绘外星人和科幻世界,也因此获得“异想世界画家”的绰号。)同时从Spectral Motion公司找来了与Kaiju和Jaeger所有有关的实物模型。
企业宣传片-济南万域

其中的VFX工作由工业光魔带领完成,参与制作的公司有Ghost FX,Hybride,Rodeo FX和Base FX等公司合作完成。

 

由于电影里的机器人完全模拟的是真实的机器零部件之间交互达到的运动效果,为此动画制作人员在Jaegers的主角机器人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研究机器部件之间的运动原理,特别是肩部和臀部,不断的调整比例和他配合的东西,以达到机器装置完全的匹配在一起。就单单Gipsy Danger一个角色就研究了好几月的时间。
尽管今年上映的第二部票房和口碑反响平平,但里面的概念设计和机甲特效对于我业界人来说仍是学习和参考的典范之作。

8. 《地心引力》

 

提及《地心引力》你说质疑“这是特效大片么?”。嗯,至少我觉得是。一个人撑起了一部大戏,并且里面的CG特效统统被情节所“遮盖”住了。你或许不知道,其中里面大部分身着太空服的主角其实都是CG的,可以说Framestore的艺术家们用高超的技艺打造了一个完全的数字太空情景。特别是在开场13分钟的时间里所展现的航天飞机,哈勃望远镜,国际空间站和地球等元素全部CG。
企业宣传片-济南万域

在电影开拍前,导演也曾想用真实的环境来模拟太空失重的状态,但很快发现他演员威亚实现的旋转与太空失重的感觉匹配不上,最终只能全部CG来实现。
电影离我们有点久远,忘记的小伙伴再重温一遍电影去吧。

7《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

 

这部电影是由工业光魔完成的特效,有800多个VFX镜头,包括开场和打斗结束,以及CG角色Hulk,各种形态的钢铁侠,以及反派英雄Ultron。与上一部电影一样,绿巨人是视效的一个亮点。数字角色的出镜量比之前的电影多出50%。
对于绿巨人的肌肉和肉质模拟采用了新方法。先做的绑定,然后将肌肉系统附在上面,再覆盖一层皮肤。在做动画时,绑定会逆向带动肌肉的运动,逼真地模拟肌肉。此方法比原来的效率提高了6倍。对于奥创角色是在角色TD Sean Comer和Abs Jahromi以及一位医学教授合作开发设计了一种新的多层肌肉系统实现的。
企业宣传片-济南万域

6. 《黑客帝国》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提及视效,都不会否认《黑客帝国》在特效发展史上的地位。《黑客帝国》是1999年春季上映,在那个时间,那个年代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也因此夺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视效奖”的小金人。视效总监John Gaeta当年只有34岁,也是他第一次担任视效总监一职。
企业宣传片-济南万域
这部电影里把所谓的“子弹时间”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我想今天只要一想起《黑客帝国》,脑海里也会立马浮现基努里维斯躲子弹的那个慢镜头吧?!为了实现这个效果,在基努里维斯的周围放置了122个像机圆形阵列,然后依次触发。但有一个问题,就是相机对另一侧的相机是可见的,所以制作团队研究了一种方法,以便可以从帧中移除另一侧的相机。
今天,我们再回头看看,或许感觉没什么复杂的,也没那么多感触。但,90年代,它是一个开创性的。

5.《星际穿越》

个人认为这是科幻电影中最好的一部,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看了不下十遍。其中很大的原因在于里面的很多情节是根据真实的科学推理出来的。外星世界,数学上准确的黑洞,以及一个是时间为物理维度的四维空间
企业宣传片-济南万域

一开始本来是斯皮尔伯格拿下这个项目。然后找来了乔纳森·诺兰(你们熟悉的那个大导演诺兰的弟弟)编写剧本。但是后来斯皮尔伯格退出了,所以担子就落在了大导演诺兰的身上。诺兰接过弟弟的剧本进行了二次创作,并想故事尽可能建立在科学基础上,为此他找来了理论物理学家Kip Thorne。Thorne给诺兰上了几个月的课,讲解了有关黑洞如何弯曲光线和时空等知识。

知识归知识,那如何将这些理论转变成电影的视效呢?特效领域通常使用光线追踪技术来渲染图像,但光线追踪首要的条件是光沿直线传播,而在虫洞和黑洞里,这个定律不适用,所以Double Negative的牛津大学物理学一等学位的首席科学家Oliver James依据Thrne的理论重新了写了一个基于物理的渲染器Double Negative General Relativity(DnGR),它可以允许艺术家们设置3个参数:旋转速度,质量和直径,就能生成弯曲光线透镜的逼真图像。

4. 《盗梦空间

诺兰,嗯,一定要记住这个名字。因为太厉害了,每一部片子都不会让人失望。《盗梦空间》是诺兰导演的另一部VFX大片,一部具有艺术美学的大片。

这部大片也是由Double Negative制作的视效。可以说是诺兰御用的视效公司了。其中有500多个镜头,约占电影总长的25%的时间,全部都是他们一家完成。现在很多电影都是有一位独立的视效总监,然后将片中的视效分给多个公司一起分担来做。但是诺兰不同意,必须由Double Negative一家公司完成,说这样可以简化很多不必要的环节。

但Double Negative团队也确实没让诺兰失望。制作团队精心实现了自然法则不再适用的多层次梦想世界。特别是当城市另一边开始折叠时,那震撼的效果至今深深的扎根在我们的记忆里。为了达到复杂的效果,Double Negative团队花了两周的时间拍摄了数千张照片,并使用毫米精确的LIDAR扫描工作来复制四个巴黎公寓楼的真实感模型,用数字汽车和人员填充进去。制作团队必须设计出更多的假象以完全实现所需的镜头,包括隐藏在其他几何体后面的交叉建筑物和一组相机移动。

Double Negative也因此获得了他们第一个奥斯卡的最佳视效奖。

3. 《终结者2:审判日

《终结者2:审判日》是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科幻动作片,阿诺·施瓦辛格、琳达·汉密尔顿等等领衔主演。提及这部作品,你或许觉得没什么特别印象。但里面有着非常复杂的渲染,合成等。其中的挑战之一就是当T-1000是人的形态时,动画师要保证他像人一样移动;但到了液体时,动画师还要移动液体的形态。

2. 《侏罗纪公园

为什么《侏罗纪公园》能放在第二?因为这部电影是第一部把活的,能喘气的合成动物放入真人电影里。

电影拍摄完毕后斯皮尔伯格对影片相当放心,直接把后期制作扔给乔治·卢卡斯,便去拍摄《辛德勒名单》。但对于CG制作团队来说确遇到很多大的挑战。在当时来说没有一个动画师有过制作动物的经验,一个都没有!一开始制作团队对于用CG制作特写镜头的恐龙一点信心都没有。但随着工作的不断研究和开发,最终实现了我们看到的那些超写实的恐龙在电影里走来走去。在此过程中制作团队建立了两个系统:Stop Motion和CG。

工业光魔为整部电影制作了56个CG镜头,同时还创造了一个演员的数字替身。因为那个镜头是将他从浴室拉出来,在猛兽袭击过程中从地板上掉下来的角色面部替换。
企业宣传片-济南万域

此外,片中原本有一个孩子骑着三角龙的镜头,特效师们为了这个镜头花了一年时间,但最终这个镜头还是被剪掉了,因为斯皮尔伯格觉得它会影响影片节奏。

1.《阿凡达》

对于卡神制作《阿凡达》的经历,想必很多小伙伴们都略有耳闻。1994年时候开始写剧本。1996年的时候,卡梅隆宣布要开始创作《Avatar》的科幻电影,将采用全数字角色制作。但不久后,因为当时的CG技术无法满足卡梅隆的制作要求,所以搁置了。但到了2002年,发生了改变,新西兰威塔数码的彼得·杰克逊展示了咕噜 (Gollum),这个令人惊讶的电脑生成角色在《魔戒》三部曲中相伴霍比特人们前行。卡梅隆感觉建造《阿凡达》世界的时机成熟了。
阿凡达不仅仅是一部电影,而是一个全新的,奇幻的CG世界,细节着实令人惊叹。詹姆斯卡梅隆和他的团队花了很多时间设计环境植物。Weta Digital为这部电影创作了1800多个效果镜头。里面有着非常详细和非常奇特的植物,许多都是手工制作的。大多数植物都是以相当高的细节处理的。较大的树木有多达120万个多边形。
因为每一帧画面里都包含数十万的植物,因此给渲染带来很大的挑战。为了提高效率,不得不使用代理版本作为Maya中的替身,并在RenderMan中进行程序化渲染。
卡神,为了《阿凡达》以一己之力游说各个影院装3D设备,等CG技术等了8年,自己带团队开发了虚拟拍摄,又找语言学家开发了一套原创语言。国内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导演?
-文章摘自 CG世界